TOP榜寫作榜手機小說

最近更新新書入庫全部小說

凌渡電子書 >> 大府小事 >> 第72章 ,謝家有女謝雨霖

第72章 ,謝家有女謝雨霖

聽完楊樂姍的話,伊文芳對著她笑:“怎么,你家鎮西侯沒有提前對你解說過,貴妃變成這模樣當然與她自己受不住打擊有關,不過皇后娘娘不應該讓她出來,貴妃過來是給咱們看的?!?/p>

楊樂姍身子晃幾下:“原來是給咱們看的啊?!?/p>

“是啊,”伊文芳意味深長:“我沒進宮的時候,聽到的閑話里,也以為貴妃不在了,現在看來她還在,所以咱們中間再高也有限,本朝畢竟只有一個貴妃的制啊?!?/p>

楊樂姍回房坐立不安,當上貴妃也不過就這個模樣,她還要當嗎?可是為了她少年郎,楊樂姍咬牙,拼了。

伊文芳的另一句話讓楊樂姍高興,她說“你家鎮西侯”,伊文芳這樣想,別人也會這樣想,原來自己是鎮西侯的人啊。

片刻,另一位張彩來和她說話,也是問了問:“鎮西侯還好嗎?”

楊樂姍響亮回答:“好,世子也好?!?/p>

.....

曾家的人從沒有見到曾學書和邢氏的神情這么嚴肅,他們讓大家聚集,面上板的像塊鐵,曾家一直是長兄當家,二房三房都帶著慌亂。

曾紫芳近來日子過得好,家里就她一個沒有出嫁的姑娘,雖然有張毅總拿沈家說事兒,可是從大伯到三叔都不同意。

曾學書從曾寶蓮的事情上,認為家里虧待姑娘們,姑娘們也是中用的。

三爺曾有書從得意的女婿上面,總是想到這親事原本是紫芳的,再加上女兒剛成親就管家,有的是機會給紫芳挑個好親事。

三房長輩疼愛曾紫芳一個人,曾紫芳近來日子在蜜糖里呆著。

見到大伯不高興,曾紫芳最擔心:“是三妹她不好嗎?”

家里對外的焦點,只有曾寶蓮,對內,則是曾紫芳。

曾學書嗯上一聲,全家人的心提起來,等著曾學書說時,曾學書看向邢氏:“你說?!?/p>

邢氏愁眉苦臉:“我在娘娘廟里看到世子和寶蓮,我這個笨吶,本來我以為他們為侯夫人上香,剛剛想到寶蓮成親的人?!?/p>

曾聞書笑了:“大哥,三弟,寶蓮剛剛成親,你們也太著急了?!?/p>

曾學書面色更沉:“謝家祖訓不納妾!”

曾聞書愕然:“是啊,不納妾?!睂毶徱欢ㄒ履泻⒉判?,侯夫人容氏現在生男孩還是女孩,倒沒什么,世子已精明強干。

三奶奶向氏笑道:“大哥大嫂放心,寶蓮小著呢,多生幾個就是?!?/p>

邢氏難得和妯娌紅臉,怒目道:“萬一和咱們一樣呢!”

三個妯娌也只生下三個姑娘。

向氏怔?。骸笆前?,萬一呢?!?/p>

她急了:“請大哥大嫂拿主意,這可怎么辦呢?!?/p>

二奶奶梁氏道:“多上香?!?/p>

向氏想起來:“對,求符水,我去問問哪家的符水管用?!?/p>

曾學書嚴肅地道:“咱們家如果有生男孩的主意,也就不用寶蓮奔波,這些上香求符水的,你們當年沒有弄過?”

梁氏和向氏低下頭。

曾學書和邢氏慈愛的看向曾紫芳,曾紫芳福至心靈的懂了:“我?”她沒有太大的心理障礙,現在包括大姐家里也依靠三妹過日子,而且大家從沒有過得這么好過。

曾紫芳看向外面,院子里走動的有四五個丫頭媽媽,再看自己的衣飾,也無不精美,這些不是曾寶蓮贈送,新管家的少夫人不敢這樣對娘家,這些是鎮西侯府的安排。

曾紫芳有過一段慘痛經歷,被平王府姬妾罵,幫她解圍的,也是鎮西侯府。

她靜靜地道:“要我,我愿意?!?/p>

曾學書大喜,不過又道:“咱們嫁過去的可是你三妹,謝家也不納妾?!?/p>

曾紫芳天生柔順,否則不會好好的姑娘由著父親安排送人,雖沒有成功,曾紫芳是知道的,拿她的人換父親的官職。

當初能同意,而且日子未知,現在對她又有何難,曾紫芳看看父親,再看看母親:“家里沒有兄弟,大姐出嫁,三妹高嫁,如果三妹生不下男孩,我愿意代三妹產子,以后招個女婿給長輩們養老?!?/p>

曾聞書和梁氏也愿意,如今是寶蓮好,才大家好,家里能幫寶蓮的一定要幫,而紫芳憑借謝家的勢力,招個家境窮些的上門也很簡單,西疆算富裕的,不過窮人到處都有。

曾聞書想到沈家,沈家不是一直想要紫芳嗎,如果他肯上門,那就給她,否則,張毅也就不用啰嗦。

當下全家人都同意,曾學書讓向氏換出門衣裳,歡歡喜喜的告訴曾寶蓮。

曾寶蓮聽到沒忍住,眼淚滴下來,母女說話,丫頭們在外面,曾寶蓮謝過母親。

她不必說什么世子心愛我這樣的話,謝家不訓妾,曾寶蓮就一定要生男孩,世子帶著她往娘娘廟里上香,曾寶蓮能為世子做的,就是一定給他世子血脈的男孩。

晚上告訴謝運,謝運在妻子提出來時,是不同意的,剛剛新婚,就想到霸占姨姐,這怎么也說不過去,不過曾家的人提出來,曾紫芳又自愿,謝運默然過,這未嘗不是一個辦法,在他的心里已認可寶蓮,他是不愿意將來有尷尬的事情而換妻子。

如果沒有祖訓,反倒省事,外面生一個帶回家就是。

這事情在謝運這里就過了明路,夫妻約好,曾寶蓮五年不生男孩的話,就讓曾紫芳生,如果曾紫芳也生不出男孩,就由曾寶蓮物色女子在外面生下來,同樣的留子嫁母。

事情解決,夫妻心情舒暢,這個晚上無比盡興,如果夫妻恩愛,還繼續想著生兒子,和不生兒子,兩個人都覺得壓力之重,重如泰山。

自從容氏有孕,提醒侯爺給兒子白眼看,曾寶蓮就開始進補,她的婆婆進補為安胎,少夫人進補為早生貴子,曾紫芳也就跟著調理,把給曾寶蓮的藥同樣的送給曾紫芳就行。

謝運當然不會告訴父親,鎮西侯很快就知道,他沒說破,也默認這個做法。

畢竟,違背祖訓不可以,而休妻也同樣不合適。

當年容氏也曾受過這樣的煎熬,幸好她早早生下謝運,否則的話,鎮西侯其實也這樣想過。

鎮西侯給兒子白眼看,其實也是繼承,當年的世子看過老侯爺的白眼,而現在推想,老侯爺當世子的時候,也一定看過老老侯爺的白眼。

這個秘密在謝家門里,各自悄悄的守著。

.....

鎮西侯夫人發動的那天,石榴花剛剛開放,枝頭紅艷艷的夏日氣氛,照亮整個侯府。

穩婆說日子就是這幾天,整個西疆期待著,曾寶蓮更不用說。

見到的人都說少夫人有福氣,操辦過紅白喜事,才算真正的當家人,產女是大喜事,曾寶蓮只要不出錯,對家事就得心應手,以前認為她年青,管不好侯府的人也會轉而夸獎她能干。

早半個月,曾家全家入住侯府,陪著曾寶蓮,雖然大家的主意遠不如身經百戰的謝家高,好歹是曾寶蓮的一份助力。

曾寶蓮因此格外滿意,這不,剛剛他往外,紫芳姐姐往里,謝運正眼也沒看曾紫芳,曾紫芳也遠遠避開。

“少夫人,”

張家大奶奶恭維道:“侯夫人順利得子,您還要侍候著修養,這家啊,您是越管越熟練了?!?/p>

張家也在這里,曾秀慧也關心寶蓮,而張家自從接納曾紫芳之后,就受到曾家的照顧,理當過來。

曾寶蓮笑著說她還小,不太會管家,全仗著上上下下的人提點,內宅里走出春晴:“夫人有信兒了?!?/p>

謝家的女眷以一位稱為五祖母的長者為首,容家的女眷由容老爺的妻子舅太太為首,大家往內宅,走的時候交待曾寶蓮準備紅糖雞蛋雞湯人參等等,曾寶蓮說已經備下。

女眷們剛走,張毅進來:“三妹,這是大喜的日子,你就聽我幾句勸吧?!?/p>

曾寶蓮今天應付不來,冷淡地道:“姐夫請說?!?/p>

“沈風學弟從京里趕來求親,他帶著京里打抱不平的幾個才子,他們很會說話,三妹不要因為一時的固執,毀掉二妹一生不說,還把你婆家也帶累?!?/p>

“哦?從哪里帶累我婆家?”

張毅負起手,搖晃著腦袋:“別人會說鎮西侯府毀人親事,三妹你仗勢欺人......”

曾寶蓮剛要讓他出去,忽然想到他前面的一句話:“你說沈家不是一個人過來?”

“是啊,他這一回一定要求親成功,所以特地邀請幾個才子.....”

曾寶蓮打斷他:“人現在哪里?”

張毅露出氣憤:“你婆家看不起我,我在這西疆學堂里的同學,他們帶著人就能進來,看門的明明認識我,卻把我帶來的人攔在門外,他們手里也拿著賀禮呢?!?/p>

“豐年,去見世子,就說早上那句重要的話,他幾時給我回話?!痹鴮毶徟ゎ^吩咐豐年。

張毅臉漲得通紅:“非禮不言,非禮不......三妹,我正在和你說話,今天是你家大喜的日子,你難道不想讓娘家也添上一重喜?”

曾寶蓮對他熱絡一點:“姐夫說的對,姐夫請坐,喜春,倒茶來?!?/p>

喜春殷勤的送上茶,嘴巴也甜:“大姑爺請坐?!?/p>

張毅飄飄然:“這樣才對,三妹,我是你的姐夫,如果你以后有事,難道我不幫你?”

曾寶蓮按著性子聽他廢話,好在豐年很快回來,湊到曾寶蓮耳朵上:“世子爺說,讓他們只管進府?!?/p>

曾寶蓮再次打斷張毅醞釀得意的一段話,似笑非笑道:“既然沈家來了,姐夫何不請進來?!?/p>

張毅一拍大腿:“三妹,這才是當家少夫人的氣派,也是你的禮節,”

拔腿就走,又猶豫回身:“那是你的二姐夫,你.....”

曾寶蓮笑得更冷淡,若沒有家事,她愿意看個熱鬧,可是全家由她主持,早半個月客人絡繹不絕,孰輕孰重她還知道。

“不想進來,那就讓他們走吧?!?/p>

“進進?!?/p>

張毅想到自己在沈風面前的夸口,和沈風對他說的話:“張兄,如果我高中了,我會幫你的,你有謝家是好事,不過謝家年前在京里殺人,終歸遭忌?!?/p>

張毅也是想多條道路,這就飛奔去見沈風。

對著他的背影,豐年再回:“侯爺說少夫人謹慎用心,再請少夫人放心,這里是西疆?!?/p>

曾寶蓮詫異,微微紅臉:“不是讓你回世子?”

豐年笑瞇瞇:“世子和侯爺在一起,這幾天京里來的客人見不過來?!?/p>

曾寶蓮對她眨眨眼,主仆相對而笑。

鎮西侯父子的面前,坐著東王府上的方拓,方拓大為安心,侯爺父子不是不懂事的少夫人,不會讓自己和南王、小北王的人在一起說話。

說話也就大膽。

“侯爺,有消息說,去年復選的美人中,有三個已經有孕,皇上要有皇嗣了?!?/p>

鎮西侯樂了:“看著你挺高興,聽著你并不高興,怎么,你家殿下愁的還好嗎?”

面對明白人不用假裝,方拓苦著臉:“東王殿下膝下的,才是心懷百姓的人吶?!?/p>

這一年一年的,三位殿下來人說話越來越直白,索性的,現在撕開一切偽裝,心里話隨便說。

鎮西侯微笑:“我的意思不變,誰在京里我就擁戴誰?!?/p>

方拓笑容滿面,掏出一封信送上來。

上面開列著優厚的條件,不過一年的一年的加碼,今年的和去年的差不多。

鎮西侯知道東王殿下再也拿不出什么來了,他把異姓王都開出來,這是國本的底限。

方拓注視鎮西侯的視線,再加碼,侯爺你莫非想在京里?

看著鎮西侯把信放下來不說話,方拓權當他默認,沉著有力地拿出東王的要求。

“只一件,求侯爺守好西疆,不問雜事?!?/p>

鎮西侯裝著沉吟,暗暗好笑,東王能開出的條件,南王和小北王也能開出來,早在幾天前,南王和小北王的信件已送到案頭,都是讓他不問雜事。

這三位準備大打出手了嗎?

鎮西侯其實并不同意,三王爭嗣將血流成河,可是他獨擋三家,也同樣血流成河。

區別只是西疆的血流成河,和看著別人血流成河。

可如果就這么仿佛貪財的同意,也不合適,鎮西侯緩緩地道:“美人有孕,難道還不夠嗎?”

方拓凜然,他就知道瞞不過明眼人,鎮西侯算是一個。

鎮西侯再道:“是張美人吧?”

方拓挺直身子,肅然地道:“是,張氏出自東王治下?!?/p>

“以前是你家世子爺的妾?”

方拓陪笑:“進宮要幾回驗身呢?!?/p>

“那就是后來有的?”鎮西侯笑了笑。

方拓一直受制,也笑道:“楊美人,出自西疆?!?/p>

鎮西侯看看兒子,謝運看看父親,一起暢快的大笑,他們收到消息,楊樂姍在宮里自稱與謝家有聯系,不過謝家可從沒有派過人看過她。

方拓也笑,覺得大家心照不宣,手伸得都長,相逢一笑這就痛快了。

房外有人急步,鎮西侯對謝運看看,謝運還沒有出去,外面有人疾呼:“失火了,侯夫人產房失火了!”

鎮西侯用力在桌子一掌,身軀站起,整個房間頓時滿了,方拓無形的避了一下,覺得壓力強如泰山。

暗道,難怪殿下們不在意各路的郡王,雖然郡王手里也有兵馬,也不在乎別的名將,雖然名將也戰功不凡。

鎮西侯有讓殿下們在意的價值。

曾寶蓮是新媳婦,鎮西侯先到她這里,怕她受驚影響全家,卻見到兒媳筆直立于臺階上,一個吩咐接一個吩咐。

“張村家的,劉田家的,你們勸著來的太太奶奶姑娘們,再請容家舅太太和五祖母幫忙,告訴太太奶奶姑娘們,不是大事情,幾盆水下去就好。抱竹去催催,侯爺和世子那里想必聽到,難道沒有話來?外面的男人要請侯爺和世子照看呢.....”

鎮西侯不再過去,樹后面就扭頭,對著客人最多的客廳走去,謝運笑著跟上,鎮西侯道:“你就沒有事情,一定跟著我?”

謝運笑著欠身,對著曾寶蓮走去,見到曾寶蓮吩咐完,卻沒有留下來,她對著角門方向走,謝運在后面跟著。

角門里面,張毅揪住沈風:“你請來的人,你請來的人這是什么東西!”

幾個人攜帶的有刀劍,正和謝家的護院廝打。

沈風惡狠狠推他:“幫我討妻!”

“你說你誠心求親,我一直在幫你!”

“你糊弄我還差不多,如果你幫我,在京里我讓你把二姑娘帶出來給我見見,”

張毅怒道:“你想生米成熟飯,我當然不肯?!?/p>

他哆嗦著:“虧我.....虧我,在三妹面前幫你說話,你就這樣害我們!”

他全家現在的衣食,都由謝家而來,這里是西疆。

也所以張毅認為謝家是懂道理的,只有曾寶蓮不通情理,所以張毅一直敢上謝家和曾寶蓮求親事。

他懊惱地道:“我以為你年青無妻,愛慕二妹美貌而猴急,我可以理由,我以為你一片心意是個好人,我以為你.....”

討妻有帶著刀劍來的嗎?

張毅大吼:“姓沈的,你跟我去見三妹,你個黑心的混蛋!”

曾寶蓮趕到,這句話震得她耳朵有些響,撇嘴道:“姐夫,你終于明白過來?!?/p>

張毅見到她就哭,拖著沈風過來:“三妹,這是壞人,他想讓你婆婆不好好生孩子?!?/p>

沈風見到他帶來的人開始逃跑,拼命的也想逃跑,張毅死死揪住他,坐在地上使勁兒堆,謝家的人把沈風拿下來,張毅還不肯松手。

“大壞蛋,你敢害我,混蛋!”

曾秀慧趕來,張毅號啕大哭,曾秀慧罵他:“終于明白了,就別再添亂?!?/p>

曾家的人也趕到,見到謝運和曾寶蓮并肩站著,曾紫芳悄悄的離開。

小夫妻只站上片刻,謝運就出去,城里是真的失火,而且還不止一處。

謝家炙手可熱,對于容氏生產早有防備,可是千年防賊仍有賊,一個時辰以后,火不但沒有滅,反正蔓延之勢越來越大。

謝運汗流浹背的指揮:“那排房子也拆子,趕快建成防火帶?!?/p>

城里一片亂糟糟。

楊歡姍在家里就能看到火勢,她甜美的笑著:“燒吧,天之火是沒法熄滅的,三位殿下都有人在城里,這嫌疑還能跑得掉嗎?”

想和謝家聯手,不可能吧。

天上晴空,今天也不會有雨。

火越來越大,容氏的呻吟聲越來越重,她雖有過孩子,卻已高齡。

謝家料理起來比較快,曾寶蓮現在產房外守著,聽著女眷們各種私語。

有說吃得太好,胎養的太大;有說生的時辰不合適,侯夫人讓火驚嚇,提前動胎氣。

大家都心系著火,等到有人反駁胎動在放火以前,已經沒有人聽。

曾寶蓮沉下臉走到五祖母身側,對她道:“謝家胡說的,由祖母處置?!?/p>

再走近容家舅太太:“母親還沒有生下來就造此謠言,等到弟弟出生將是什么名聲?給西疆帶來大火,這可不好聽!舅母,你家與我家一榮俱榮,一損俱損?!?/p>

五祖母和舅太太都稱是。

曾寶蓮再叫來張媽媽和玉媽媽,低聲道:“去告訴父親,我要派人前往城中有名的寺廟和尼庵里,讓大師高僧的出來說句話,稱弟弟大福大貴,命格過于貴重了,這是神仙相送,凡世間禁不起,所以有小災?!?/p>

張媽媽和玉媽媽慌忙回鎮西侯,鎮西侯撫須滿意,兒媳的這話不僅指中他的心事,而且疼愛就要出生的孩子。

不過侯夫人肚子里是個女孩,家里只有鎮西侯夫妻知道,曾寶蓮不知道,圖彩頭以弟弟稱呼。

張媽媽和玉媽媽這就出去,這是和救火一樣重要的大事情,新生的孩子帶著火災而來,將會影響她一生。

她們剛出門,天空忽然一陣灰暗,烏云自天邊而來,移動的速度還不慢。

楊歡姍仰著臉,忽然往后摔倒,一口鮮血吐出來:“不好不好,謝家的命格,謝家的命格.....”

曾寶蓮望著烏云越來越近,止不住心頭的高興,這個時候房內一聲哭聲,大雨同時傾盆而下,敲打房頂有如驚馬,穩婆道喜的聲音都聽不見,只有孩子的哭聲越來越響亮,與雨聲唱和。

謝家的二姑娘取名,就叫雨霖。

.....

“沈風供詞說他受小北王之命,已送給北王府上的顧義看,顧義連稱冤枉?!?/p>

謝運回來,已經兩個時辰以后,火是滅了,可他還得安置拆了房子的人。

進府門后,又把刺客審問一番。

此時站在鎮西侯面前的他,渾身泥濘,腦袋上也有,別提多狼狽。

鎮西侯看也不看,只道:“不是小北王,他們等著開仗,犯不著現在惹我家?!?/p>

“兒子也這樣看,還有這火來得奇怪,怎么澆也不滅,東邊下去,西邊就出來,因此人力不夠,水井打水跟不上,要不是這雨來的巧,只怕燒死人?!?/p>

沒有人死,這也是鎮西侯安坐家里的原因。

他聽過微笑:“不是這雨來得巧,是你媳婦的話巧?!本桶言鴮毶彺蛩阏埜呱脑捀嬖V謝運。

“雨一下來,高僧大師不用請也來了,他們現在正在吃素齋,你媳婦作陪?!?/p>

謝運也很高興,不過不敢獨自驕傲:“媳婦是父親定的,當然好?!?/p>

又說到小妹妹身上:“可是小妹也確實有福,今天都說不下雨?!?/p>

“這下雨的事情,能由人說了算?難道你跟著我還沒有遇到沙場變天,這是有的,不過也來得巧?!?/p>

鎮西侯繼續笑:“你媳婦的話也巧?!?/p>

話說完,他應該讓謝運換衣裳,可是話鋒一轉,鎮西侯皺眉:“你,幾時才有孩子?”

謝運看看自己泥噠噠的,不算功臣也有苦勞吧,可是說到孩子,哪怕母親剛生過,自己瞬間是家門罪人。

“是是,我這就回房?!?/p>

“去吧,讓管家們料理家事也就是了?!?/p>

謝運出門,老實的回房,老實的把曾寶蓮叫回來,不管今天是謝家忙碌的大日子,小夫妻老實的窩在房里半天,打聽鎮西侯睡下來,曾寶蓮才敢偷偷摸摸的出來,把家事問上一問,明天的事情做個安排。

.....

皇后在夏天的時候感覺好些,她能坐著見見人。

宮女們扶起她時,皇后覺得今年特別的順,有些事情不能再不管,天就熱了,她相對的有些精力。

鳳冠太重,不戴。

鳳衣太厚,不穿。

頭發隨便挽起,一件輕便的羅衣,皇后自己滿意,輕聲道:“帶來?!?/p>

復選留下十個美人兒,十個人魚貫而入,這是楊樂姍頭回見到皇后,選秀的時候,皇后只露一面,匆匆就離開,楊樂姍進殿的時候什么也沒看到。

見她形容枯瘦,頭發也透著黃,一看就是病秧子。

楊樂姍覺得眼前明亮,皇后而且有了年紀,自己還年青。

隨眾跪下,女官喚道:“伊文芳?!?/p>

楊樂姍一時對她羨慕,伊文芳、張彩、吳妙女都是同時有孕,都說她們要晉位。

女官再念:“張彩,吳妙女,你們可知罪?”

三個人面上隱隱的得意滑落,都是震驚。

伊文芳頭一個喊冤枉:“娘娘,我們有什么罪?”

皇后今天心情好,身體好,由她來說。

眼睛里還帶著笑意,皇后無力的嗓音輕飄的快,她又興奮上來。

“伊文芳,你懷的是東王世子的孩子。張彩懷著南王世子的血脈。吳妙女,你原本就是小北王要納的妾?!?/p>

“娘娘,我們驗身進宮?!?/p>

吳妙女正色道。

皇后有一絲笑容:“你們復選入內宮后,在有孕以前每天都在外宮私會?!?/p>

她累了,說不動了,看向女官:“宮總管?!?/p>

宮前進來:“協助伊文芳、張彩、吳妙女出入宮闈的太監宮女已抓拿,等等娘娘發落?!?/p>

張彩見躲不過去,起身厲色道:“皇后!我家南王世子殿下的血脈,難道就不是皇嗣嗎?”

伊文芳也起身:“是!我家東王世子也是皇家血脈?!?/p>

吳妙女眼里冒寒光:“娘娘應該知道,皇上雖不老,卻不能再令美人有孕,不管我們中有誰生下男孩,都是皇嗣,娘娘你是一國之母,要對得起歷代先帝?!?/p>

她們挺激動的,皇后又興奮了,力氣多少又有些,她甚至笑出一聲:“你們?皇嗣?東王、南王沒有孫子?小北王沒有兒子?”

三個美人氣勢迅速衰敗。

皇后莞爾道:“皇上他年若挑皇嗣,也當明旨告天下,從三位殿下府里正大光明的挑選一位,而不是你們這樣偷偷摸摸的皇嗣!”

三位美人重新跪下來,面色灰白,猶豫著要不要求饒,畢竟她們懷著的也算皇嗣。

女官們急進參湯,皇后喝上一口,又道:“東王有正妃,有世子正妃,南王和小北王也有,豈是你們能相比?”

看著美人們,皇后在內心含笑,這宮里身份最高的只有一人。

楊樂姍看著侍衛們拖出三個美人,把她嚇壞了,她就沒有留神宮前,其實他們在西疆是見過的。

喜歡大府小事請大家收藏:(www.ffynfz.live)大府小事凌渡電子書更新速度最快。

大府小事最新章節 - 大府小事全文閱讀 - 大府小事txt下載 - 淼仔的全部小說 - 大府小事 凌渡電子書

猜你喜歡: 曇花如夢開、重生之太監秘史、童養婿、掌柜攻略、皇上別害我:丑女亂后宮、鹿鼎生存法則、溶情黛韻補紅樓、喜良緣、庶子日常、桓容、罪妻、一妃難求,貴女不愿嫁、花嬌、傾城怨伶之天下、纏夫、隔千年、妖孽當道,請小心、嫡女當嫁:一等世子妃、隨身空間:農女的幸福生活、錦繡農門,貧家女奮斗記、青云上、(綜陰陽師)給晴明換個媽的可行性報告、狂妃狠彪悍、『綜』寄君一曲、魔君大人輕寵、月色之殤
完本推薦: 我是大玩家全文閱讀、冤家路窄:兔子專吃窩邊草全文閱讀、時光和你都很美全文閱讀、一世之尊全文閱讀、無敵真寂寞全文閱讀、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閱讀、獨步天下全文閱讀、空速星痕全文閱讀、蝕骨沉淪全文閱讀、逆天寶寶:廢材娘親傲異世全文閱讀、春秋小領主全文閱讀、萬界天尊全文閱讀、好想住你隔壁全文閱讀、黃金漁場全文閱讀、農家棄婦:再嫁夫君是前夫全文閱讀、洪荒時辰全文閱讀、最強棄少全文閱讀、趕尸傳人在異世全文閱讀、血族迷情:吸血鬼的專寵全文閱讀、鳳傾歌全文閱讀
最近更新: 神醫凰后、回到大唐當皇帝、駙馬要上天、大明之雄霸海外、神厄試煉場、山河盛宴、望再觸到你的衣角、諜海獵影、抗戰之鐵血山河、重生嫡女悍妻、神醫棄女、名門熱戀之夫人是大佬、特拉福買家俱樂部、實力不允許我低調、馭香、農門嬌俏小廚娘、穿越諸天大系統、宋先生你又裝病、騎馬與砍殺之立馬橫槍、盛唐不遺憾、女boss坑仙路、麻煩請叫我上仙、藥門仙醫、毀滅之翼、欺世盜國、我不修煉也能無敵、小閣老、重生八零錦繡軍婚、祭煉山河、盛寵之將門嫡妃

大府小事最新章節手機版 - 大府小事全文閱讀手機版 - 大府小事txt下載手機版 - 淼仔的全部小說 - 大府小事 凌渡電子書移動版 - 凌渡電子書手機站

好久不见两码中特